• 首頁 >新聞中心 > 親子教育

    自然教育如何融入千億級親子研學市場?

    分享到:
    點擊次數:133 更新時間:2019年09月10日09:08:34 打印此頁 關閉

    自然教育作為素質教育便于實施的重要部分,不僅被政府、學校、企業青睞,也逐漸被各個鄉村、農莊、山地等項目視為產業融合的重要抓手??梢灶A計,未來幾年,在國家政策紅利、素質教育發展、家庭收入提高和二孩兒政策等因素的驅動下,親子市場、研學市場不斷成熟,自然教育行業將迎來爆發式增長期。

    自然教育在中國

    中國自然教育行業從2010-2012年間開始進入快速發展期,呈現顯著的民間發起、民間繁榮的特點。當前自然教育行業雖然整體數據呈現疊加上升的明顯趨勢,但無論是從業人員還是執業機構都有有較高的新陳代謝率。

    自研學旅行相關政策出臺后,各省市都相繼公布了研學基地名單,其中傳統景區、紀念館占了最大比重。而研學旅行的教育內容的設計規律尚未突出,大多數的自然教育以活動為主,而非課程。而事實上,自然教育的核心正是課程。

    自然教育在快速發展的大環境下,需要更好地撬動社會資源,更好地與學校教育、基地教育等平臺和網絡結合,積極發揮自然資源的文化價值,為更大范圍的社會公眾提供體驗、參與的平臺和學習的機會。

    自然教育多元跨界

    參考自然教育發達的德美日等國家,自然教育幾乎都是在大自然中進行,額外的硬性娛樂設施并不常見,主要以當地資源的特色為主。因此真正的自然教育并不一定需要建造專門的自然教育區域,而是應該依托當地資源的原發性、創意性實現在地化,從而讓“自然教育基地”保持獨特性。

    自然教育+森林公園,德國Panarbora

    德國Panarbora森林公園將人性化的娛樂設施很好地融入進了這片森林。在公園內部,隨處可見記錄著植物或動物等小知識的互動展板,而獲取這個小知識,就必須小寶寶先完成一些智力游戲。比如拼圖,按要求完成一塊兒拼圖之后,關于一棵樹或一朵小花的小知識就出現了。

    同時,公園加入了部分無動力設施,為兒童娛樂體驗提供場地。例如,孩子們玩兒的滑滑梯、蹺蹺板和愛鉆的地道都是用木頭簡單搭建起來的,就連普通的桌子椅子,也不忘融入自然教育理念。圓木桌里面竟然是一棵可以看得出年輪的樹根,關于這個樹根的“秘密”都藏在了圓桌上面的圖書資料中。

    此外,德國人很享受與很多動物在一起共處的時光,在培養孩子們愛心的同時,讓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觀念深入孩子們的內心。

    在Panarbora森林公園經常會和很多溫順的小動物相遇,它們沒有被關在圍欄當中,而且可以隨意走動。小朋友們可以去摸摸它們、給它們喂食飼料,慢慢地,孩子們就會樹立起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觀念。

    整體公園打造不論景觀設計還是服務設施都圍繞森林特色展開,又與自然教育主題不謀而合,孩子在潛移默化中即可受到自然的熏陶。

    自然教育+國家公園,美國黃石公園

    在國家公園開展自然教育,游客可以了解什么是自然,把原有書本知識與實踐相結合,從而提高對自然的認知度,最終實現對自然的保護。當然,在國家公園開展自然教育要在規定的特定區域,同時根據不同類型國家公園的特色合理安排項目,實現“觀察點、觀察路線、教育區域”點線面的結合。

    美國黃石公園的“黃石永遠學院”提供了70多項針對各類客群設計的研學教育體驗課程。由于公園異常豐富的旅游資源及專業且豐富的研學課程,每年都會吸引超過4萬人的學生前來游學,有1/3的美國人一生中至少會去黃石公園一次。

    黃石公園課程主要面向學生、家庭、探險愛好者、教育工作者四大客群類型進行設計。

    針對學生團體,黃石公園為K-12年級學生量身定做了以課程為基礎的寄宿學校項目。學生們將會在專業教師的帶領下,進行包括徒步旅行、職業演講、公民科學活動、創造性戲劇等與年齡相適應的活動,并完成日間及夜間課程,從而了解黃石公園的地質、生態和人文歷史等相關知識。

    針對家庭客群開發的研學課程則會在“強身健體、接觸自然”的基礎上,更重視親子交流和親子教育方面的內容。因此,黃石公園為8-12歲孩子的家庭客群設計了一項名為“初級守護者”的研學課程。公園守護者會針對孩子和家長的不同年齡和能力水平,結合探險體驗并根據游客需求和興趣量身定制的教育體驗課程,主題涉及自然保護、文化歷史、地質學、戶外娛樂、野生動物等內容。

    針對探險愛好者,黃石公園設計了“黃石公園探險日”課程。該課程的參與者將會由一名資深的自然學家帶領,深入探尋黃石公園內珍惜的野生動物。通過該課程,參與者將會了解在何處、何時、怎樣觀察野生動物,并且從觀察它們的行為、生態環境以及保護狀況中獲得專業知識。

    針對教育工作者,公園設計了一項名為“教師工作坊”的特殊課程。課程以黃石公園為教育場景,重點引導教育工作者們學習如何運用傳統和創新的方法將藝術融入STEAM課程,激發學生積極性探索新的想法和策略,同時與其他教育工作者從跨課程設計的角度建立最佳實踐聯系。

    自然教育+農場,美國霍桑山谷農場

    美國霍桑山谷農場根據自身的自然環境與物產資源,制定了一系列研學課程。

    由于不同學齡段的兒童對知識的需求和體能要求不同,因此,為孩子們量身定制多樣化課程便是霍桑山谷農場的最大亮點。像一年級的小朋友,剛剛從幼兒園離開步入校園,對周圍的世界還充滿未知與好奇,在農場喂喂雞、放放羊、做些瑣碎的農活,就可以快速領略勞動的價值。

    而到了三年級,孩子們開始學習自己搭建游戲屋、花棚、學習做飯,四、五年級的學生會認養一頭奶牛,獨自照顧奶?!捌鹁印?,參觀牛奶加工廠,了解牛奶制成奶酪等過程,擔起肩上“小小”的責任;隨著八年級農場實習、九年級土地測量、十年級學科研究上線,單純的勞動逐漸伴隨頭腦風暴,學生們也收獲成長。

    農場沒有設置孩子們喜歡的滑梯、秋千架、電子游戲機等設施,就憑借特色的教育課程足以對孩子們產生無窮的吸引力。

    自然教育的發展在其“陽春白雪”的基因和氣質外,還需豐富其社會現實意義,通過與自然保護、環境管理、青少年成長、親子互動等主題結合,吸引更大范圍社會公眾的關注與參與,因此與其他平臺的跨界合作必不可少。反過來講,自然教育因其載體靈活性,可與親子、研學、鄉村、山地等文旅項目無縫對接,可以說,自然教育的開展并不需要在現有項目的基礎上增加過多額外投資,而又能有效拉動項目價值,最終實現雙贏。

    上一條:用積極家庭教育培養幼兒性格優勢
    牧文人体日志